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心靈最微妙的地方摘自網路文章~作者 : 劉墉 我的心底總藏著三個小故事,每次想起,都一驚。因為我原以為自己很聰明、很客觀,直到經歷這些故事之後,才發覺許多事,只有親身參與的人,方能了解。 那是人性最微妙的一種感覺,很難用世俗的標準來判斷。 當我在聖若望大學教書的時候,有一位同事,家裡已經有個蒙古症的弟弟,但是當他太太懷孕之後,居然沒作羊水穿刺,又生下個「蒙古兒」。 消息傳出,大家都說他笨,明知蒙古症有遺傳的可能,還那麼大意。 我也曾在文章裡寫到這件事,諷刺他的愚蠢。直到有一天,他對我說:「 其實我太太去作了穿刺,也化驗出了蒙古症,我們決定墮胎。但是就在約好墮胎的那天上午,我母親帶我弟弟一起來。我那蒙古症的弟弟,以為我太太得了什麼重病,先拉著我太太的手,一直說保重!保重!又過來,撲在我身上,把我緊緊抱住,說『哥哥,上帝會保佑你們。』 他們走後,我跟太太默默地坐了好久。 不錯!我是曾經怨父母為什麼生個蒙古兒,多花好多時間在他身上。 但是,我也發覺,他畢竟是我的弟弟,他那麼愛我,而且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來。 我和我太太想,如果肚帛琉子裡的是個像我弟弟那麼真實的孩子,我們能因為他比較笨,就把他殺掉嗎?他也是個生命、他也是上帝的賜予啊!所以,我們打電話給醫生,說我們不去了……」 ------------------------------------二十多年前,我作電視記者的時候,有一次要去韓國採訪亞洲影展。當時出國的手續很難辦,不但要各種證件,而且得請公司的人事和安全單位出函。 我好不容易備妥了各項文件,送去給電影協會代辦的一位先生。可是才回公司,就接到電話,說我少了一份東西。「我剛剛才放在一個信封裡交給您啊!」我說。 「沒有!我沒看到!」對方斬釘截鐵地回答。我立刻衝去了西門町的影協辦公室,當面告訴他,我確實自己細細點過,再裝在牛皮紙信封裡交給了他。他舉起我的信封,抖了抖,說:「沒有!」「我人格擔保,我裝了!」我大聲說。「我也人格擔保,我沒收到!」他也大聲吼回來。 「你找找看,一定掉在了什麼地方!」我吼得更大聲。 「我早找了,我沒那麼糊塗,你一定沒給我。」他也吼得更響。眼看採訪在即,我氣呼呼地趕回公司,又去一關、一關,「求爺爺、告奶奶」地辦那份文件。就在辦的時候,突然接到中影當鋪「那個人」的電話。「對不起! 劉先生,是我不對,不小心夾在別人的文件裡了, 我真不是人、真不是人、真不是人……」 我怔住了。忘記是怎麼掛上那個電話的。我今天也忘記了那個人的長相。但不知為什麼,我總忘不了「他」,明明是他錯,我卻覺得他很偉大,他明明可以為保全自己的面子,把發現的東西滅跡。但是,他沒這麼做,他來認錯。我佩服他,覺得他是一位勇者。 ------------------------------------許多年前,我應美國水墨畫協會的邀請,擔任當年國際水墨畫展的全權主審。所謂「全權主審」,是整個畫展只由我一個人評審,入選不入選,得獎不得獎,全憑我一句話。 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尊重主審,一方面是避免許多評審「品味」相左, 最後反而是「中間地帶」的作品得獎。 不如每屆展覽請一位不同風格的主審,使各種風格的作品,總有獲得青睞的機會。那天評審,我準備了一些小貼紙,先為自己「屬意」的作品貼上,再斟酌著刪除。評審完畢,主辦單位請我吃飯,再由原來接我的女士送我回家。晚上,她一邊開車,一面笑著問:「對不起! 劉教授,不知能不能問一個問題。 沒有任何意思貸款,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那幅有紅色岩石和一群小鳥的畫,您先貼了標籤,後來又拿掉了呢?」 「那張畫確實不錯,只是我覺得筆觸硬了一點,名額有限,只好……」我說,又笑笑: 「妳認識這位畫家嗎?」「認識!」她說:「是我!」 不知為什麼,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她是水墨畫協會的負責人之一,而且從頭到尾跟著我,她只要事先給我一點點暗示,說那是她的畫,我即使再客觀,都可能受到影響,起碼,最後落選的不會是她。 一直到今天,十年了,我都忘不了她。雖然我一點都沒錯,卻覺得欠了她。 三個故事說完了。從世俗的角度, 那教授是笨蛋、那影協的先生是混蛋、那水墨畫協會的女士是蠢蛋。但是,在我心中,他們都是最真實的人。在這個平凡的世界,我們需要的,不見得是英雄、偉人,而是這種真真切切、實實在在,可以不忠於世俗,卻無負自己良心的人。 每次在我評斷一件事或一個人之前,都會想到這三個故事, 他們教了我許多,他們教我用「眼 」看,也用「心 」看。當我看到心靈最微妙的地方,常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幸福只是一種內在心靈感覺, 在某一剎那,心中的某一根隱密的借錢弦,

an05anvv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默也可以學習 幽默除了天生之外,也是可以學習的.因此,我門必須隨時收集幽默笑話,並培養記憶力,以便在適當時機,展現幽默機智. 從今天起 ,每租屋天看報紙時,記得右手拿一隻紅筆,將幽默.有趣的文章內容打勾.剪貼,並加以分類.歸檔.同時,也可以同一主題的笑話串聯一起,成為很有條理的一長串笑話,這樣常會租屋網 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畢竟很少人有這種功力,能把同一主題的笑話,串接得那麼有系統.條理分明 . 將幽默笑話歸類的另一好處,是容易記憶,使自己不致東591記一則.西抓一則.雜亂無章.

an05anvv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自傳 舊厝 先祖母 小自傳民國四十八年,我出生於台中市南屯區文山里,此地原名知高庄(豬哥庄)。當年,台灣中部發生八七大水災,那時父母和伯父及眼盲的祖母是住在溪圳堤岸旁搭建的土埆厝。聽母親說我差點被大水沖走,我是被放在鐵皮桶裡。由於當時戶政還不發達,所以報戶口延到九月中才登記,作為出生日,這是那時戶政的普遍現象。我未滿周歲,父親就帶著一家人到台中火車站後頭租屋討生活,起先從事牽牛車的工作,後因牛車被伯父賣掉,就轉換到山上撿木柴賣給木碳行為生計。後來再學做泥水工就成了終身職業,直婚禮顧問到年老停業。我年輕時,懷著做為長子的責任感,想到父母親的辛勞,讀了一年高中就輟學,進入工作職場,一年後重謮夜校,並自理學費,半工半讀也就成了我往後求學生活的方式。就讀高職夜間補校,在工作之餘,也喜愛閱讀課外書籍。高三時,在校刊投稿第一篇文章,竟得到校刊指導老師特別召見鼓勵,從此激起寫作興趣。服兵役退伍後,在從事工作中,對勞工安全衛生有與趣,也特別關注勞工問題。後來有機會,成了救國團總團部社會服務處所發行工廠之友半月刊的通訊員及作者。對勞工事務的關注就更投入。當行政院成立勞委會時並舉辦徵文賽,我投稿後,榮幸獲得佳作獎,給了我更大的鼓勵。另外,文化大學勞港式飲茶工研究所也舉辦論文賽,我也投稿,也榮幸得佳作獎。這些榮耀促進我更須要充實知識的意志。由於太多的心思和時間投注在閱讀和進修,讓家人很反感,我還是廢寢忘食般的精進。民國七十八年,讀了一年商專後,眼睛開始發生病變,眼科為葡萄膜炎,這是一種屬於微血管的疾病,經常發炎又併發白內障,經手術後,視力已退化。歷經眼疾的折磨,加上家人的泠漠,身心俱疲,曾有結束生命的念頭,後來經過宗教及心理諮商治療的有聲書籍的接觸,調適得又重新面對現實生活。八十二年經殘障鑑定為視力殘障中度等級。因尚有視力,經由市府社會局的介紹,進入政府單位做臨時雇工,有了一份工作及收入,並利用工作之餘台北港式飲茶時間開始學習按摩,以備爾後視障生活有穩定工作的技能,後來辭掉臨時雇工,從事按摩工作,並再利用時間就讀國立空中大學,修習有關教育及社會工作方面的課程。幾年下來,在按摩方面的技術與學理知識的提升,強化自己的能力,此外,也增強對社會服務工作的認知及經歷。其間也曾經歷感情的創傷,人財兩矢,靠著意志力的堅持,活出自已的尊嚴。後來有機會在勞委會補助民間團體多元就業方案,進入社團擔任專案經理與行政管理工作,任職三年多的時間。人生的經歷過程所作的選擇,總是有很多意外,有很多期望來不及實現的。在生命時空,多給別人空間,也給自已活得自在一點,這是我的人生觀。(2007年4月)京站美食

an05anvv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